南澳雄镇关创建者,还喜欢碰点古诗词!

 (南澳副总兵刘大勋)

小岛故事JM第八篇文章

明万历十二年(1584年),南澳总兵府一片热闹景象,只见两位官员正在举行交接仪式,双方面带笑容,相互作揖鞠躬,彼此之间道谢祝贺,至此于嵩(于谦之后裔)历时3年多的南澳副总兵生涯就此结束,接替他的是新一代南澳副总兵刘大勋。

刘大勋,字茶溪,安微六安郡(今六安市)人,生卒年未详,明嘉靖元年到四十五年间(1522—1566年),一直在六安郡任卫指挥使(明朝军职),所以常年定居于此,这一次受到朝廷的提拔,来到南澳当任副总兵一职,对他来说是一次全新的尝试。

明万历十三年的某一天,刘大勋按往常一样,率领军队在岛内巡视,不久便来到距南澳总兵府五六里处的山脊上,他陡然感到这里地理位置特殊,然后就向身边的官兵打听才知道,原来早在二十多年前,浙江总兵戚继光就是借助此地方的优势,一举剿灭了吴平集团。

 (戚继光剿吴平集团)

刘大勋听完后,意识到这个地方对南澳总兵府的重要性,回到府上便自己掏钱并动员当地百姓,让大家一起捐钱,在此附近建立关隘,并且向百姓们说明建隘目的,百姓们了解实情后,大家都非常踊跃地捐钱,可谓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经过数月之后,在刘大勋的带领下建立了关隘,同时还在西侧修建了真武庙与佛寺,建完后的关隘距总兵府约三公里,居高临下,放眼北望,深澳景物以及猎屿、虎屿近远海况,尽收眼底;而据关南侧,云澳之境直至海中情形,竟畅望无阻,实乃让驻扎在总兵府军队有恃无恐。

后来常驻南澳的潮州府海防同知王懋(mào)中,撰写碑文树立在其关隘附近,文中说明了建此关隘的缘由以及规模,到后来明万历四十八年,又出于军事上的需要,南澳另外一位副总兵何斌臣这基础上进行拓建,并将其命名为“雄镇关”。

刘大勋在南澳任副总兵那些年,励精图治、爱戴百姓,尽忠职守,不仅做好本职工作,偶然也喜欢舞文弄墨,今福建省诏安县梅岭的果老山上就有其诗句,是刘大勋在诏安巡视时所题。 

阅武正春和,三经胜概过。

清阴谁谓少,俗虑自消多。

望阙频瞻斗,怀萱久梦萝。

南来仗神武,东海已无波。

这首诗偏于叙声,事与情融,蕴含着一份绵绵儿女情,同时也表达刘大勋热爱和平、渴望安定的夙愿,这从他后来的种种事迹可以看出来,另外还有两首也是在同一个地方所题。

登古老峰记誓师一律

古老峰前水国遥,登临四顾瘴烟消。

黄龙万舳(zhú)全吐海,紫电弧光迥薄宵。

明座风回花佛袖,高斋日映岸平湖。

一尊永酻(lèi)天静,遮莫熙恬答圣朝。

 (刘大勋碑文石刻)

登望海峰和候、于二公韵

仙迹钟玄境,舆图重澳关。

投醪(láo)谐士气,献策慰君颜。

溟渤通澄澈,风帆任往还。

况逢尧舜世,铜柱拟天山。

也许是幸运女神的眷顾吧,到了万历十四年七月壬戌二十九年,刘大勋又被升为漳州、潮州等处的副总兵,一度成为镇守福建、福兴、泉漳、延建、绍武、福宁和浙江金温地方总兵官,可谓是一度平步青云。

一直在此位置呆了五六年之久,但是没有哪个人一生都是风平浪静的,这不在万历十九就遭到兵科给事中(明清两代参与军事监察的职官)王德完的弹劾,奏折上说:“闽、越总兵刘大勋、侯继高皆骄纵不简,谋勇无闻,宜会荐将材,就近速补”,于是万历皇帝下令革去刘大勋的职务,找来其他官员代替他的位置。

刘大勋就这样结束了自己多年的官场生涯,也许在众多明朝官员中他不算是最出色,且今天在网络上查阅到他的资料少之又少,但他在南澳岛的事迹却还在传颂,他组织建立的“雄镇关”还伫立在那里,之后还被载入中华名关,相信这样他也该含笑九泉了。

本文为【小岛故事JM】作者版权所有,未经同意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