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为什么我要感激这位陌生的老人?

小岛故事JM第十八篇文章

每回拿起《南澳县志》和《粤闽南澳职官志》两本史书翻看时,我都会无比激动,书中的内容让我看到了,清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至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里,南澳人民是如何生活的,而这一切也应归功于书的作者陈梅湖。

陈梅湖出生于书香世家,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他本人也聪颖好学,尤其是对历史典籍甚为喜爱。清末年间,他好不容易考上了秀才,却因科举制度被废除,只好前往泰国曼谷等地经商,后来继承父亲陈慈登在泰国的产业,成为当地著名的侨领,还兼任泰国中华公学学监。

南澳当时作为闽粤咽喉,东南沿海之门户,其史料及文献的记载却非常缺乏。于是在1943年冬天,南澳县长许伟斋通过其秘书、陈梅湖之婿沈伯平,特邀陈老先生帮忙编撰《南澳县志》一书,这年他已经56岁。

受到邀请后他立马就答应了,不久便开始搜罗、参考省内外史书达200多种,并摘录与其相关的史料。后来又获得广东另一名学者、陈梅湖好友温丹铭,支援的一批史料,还利用许县长重视修志的条件,在隆、深、云三澳聘请二十五名文人为征访员,协助《南澳县志》编撰工作。

陈梅湖治史一向实事求是,严肃认真,对于重点史料,能够反复求证,甚至亲临现场考察。他不顾年过花甲,披着古代礼服,经受风浪的颠簸,多次往返孤岛采风,在南澳共住半年有余。

他不仅到晚晴古镇府、民初老县城深澳,挨家挨户观看并记录相关的家神牌、族谱、书籍、画像等文物,还遍访叠石岩、云盖寺、钱澳庵、城隍庙等地,甚至登上黄花山鸭母坟考察明末郑成功部将墓、高峰果老山巅考察石刻,又到云澳山中查找古墓,往大尖山寻找奇特的蚝壳。

今天幸存于叠石岩古刹石刻上的文字:“天南法乳,陈光烈(陈梅湖的号),甲申(1944年)之冬,偕绅耆(qí,指当地有名望的绅士)康祖恒、陈象贤、丁毓章、蔡玉槃(pán)、椽佐沈伯平、王壁光,陪同观察陈梅湖先生,随喜叠石岩。观察复书‘天南法乳’四字,勒诸石上,永志胜缘。白城尹许伟斋。”就是陈梅湖征访时留下的。

到1944年11月,历时一年多的《南澳县志》基本完稿,本书包括清《南澳志》内容在内,长达25卷,36万字。由序、舆地、建置、驻跸、职官、选举、褒扬、宦绩、寓贤(隐士)、人物、经政、学校、祀典、兵备、征抚、社团、实业、交通、古迹、金石、特产、艺文上、艺文下、灾祥、事纪、丛谭等组成,号称南澳百科全书。

自从编撰完《南澳县志》后,陈梅湖还觉得“职官”部分,内容缺漏甚多,于是经过多方打听,了解到日本赤坂皇宫图书馆、皇居内阁文库、富士前町东洋文库三地,藏有中国潮汕地区相关史书。

于是陈梅湖几经辗转来到日本,在这些史书中,凡是与潮汕地区有关的事件,他都依次摘录。经过多次努力,终于在1955年秋天,撰写完成了《粤闽南澳职官志》,这位老先生的治史精神,着实令人敬佩。

下面我们来谈谈编撰这两本书的主要价值,对于《南澳县志》来说,它填补了从1783到1943年里,被中断了160年的史料空白;纠正了此前清《南澳志》本书的几种弊病 ,如不参考其他史书,不加以说明编写格式等问题;又在修志过程中发现重要文物。

而对于《粤闽南澳职官志》来说,它弥补了闽、粤、台许多海防事件的缺失,增补大批职官人数及其史料;纠正了不少总兵与同知的生平、任期;查明了南澳设镇前,已有两位非常驻总兵钟镇鲁与张元勋的相关事迹。

陈梅湖编撰的《南澳县志》、《粤闽南澳职官志》两本史书,是外界与南澳对话的重要史料。里面的文字虽然晦涩难懂,但我还是非常感激陈老先生留下的珍贵史书,假如要是没有他的话,南澳的很多历史就不会被后人所熟知了。

本文为【微信公众号:小岛故事JM】作者版权所有,未经同意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