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这狗血的剧情,历史上居然也发生过

 小岛故事JM第二十一篇文章

今天位于南澳岛深澳镇东门外,有一片尘土飞扬,野草丛生的荒地。那里横跨着一块破烂不堪的牌坊,在它的上方是纵横交错电线,偶尔能听到几声叽叽喳喳的鸟叫。这坊上有两副对联,是用草书篆刻的,因为岁月的侵蚀,字体已经不容易看清,当查阅相关的史料才知道,这是为了赞扬古代两位南澳女性事迹而书写的。

第一位女性,史书上的记载为周氏,她是南澳镇标左营兵丁廖国高之妻。康熙年间,清朝政府成功收复台湾等地,为了更好地管理这一大片区域,在群臣的建议下,实行了“班兵制度”,派兵戍守台澎等地。如需详细了解这一事件,请移步看《仅一处故兵墓群,咋还这么多事情》这篇文章。

这回周氏跟其他人一样,心中尽管有万般不舍,也只能站在家门口,外面远远地望着丈夫乘船远去。在廖国高心里,又何尝愿意离开呢?但好男儿志在四方,就应当成就一番事业,风风光光地凯旋而归。

后来廖国高真的回来了,但却是别人给带回的,他的肉体已经永远留在台湾。身体上的灵魂因为有对家人割舍不断的牵挂,尤其是对自己的妻子,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得飘回家,看一看妻子的容貌,尝一尝家里的饭菜,听一听亲人的唠叨。

妻子接过丈夫的遗骨,虽然心中百般难过,万般痛苦,但是她却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流,这是一个多么坚强的女子。然而等到走回房间的那一刻,她已然安奈不住内心的情绪,眼泪不止地往下直流,声音变得哽咽,身体不时地抽搐着。如今的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她能做的就是接受事实,振作起来。

于是她便擦了擦眼泪,调整好心态,一边经营整个家族的事业,一边将女儿廖森娘拉扯大(这个人物后面就会讲到),还将丈夫弟弟的子嗣抚养成人,这一年周氏才29岁。她用大好的青春为丈夫守了30年的寡,一直到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正月才离开了人世,相信丈夫泉下有知,也会感到欣慰吧!

第二位女性是周氏的女儿廖森娘,幼年的她很早就被家人许配给吴朝升,等到廖森娘长大之后,也还没有被吴家娶进门,婚礼就一直拖了很久。不巧的是,吴朝升在嘉庆三年(1798年),被派往放鸡山(今汕头妈屿)戍守。

后来不知怎么搞的,他一不小心就被人牵连,说是工作不尽职,然后就被发配到偏远的地方去了。看来无论古代还是现代,好好工作还是挺重要的,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过了几年之后,突然讹传吴朝升死亡的消息。

这消息对于还没过门的妻子廖森娘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呀!之后女方就老是劝廖森娘改嫁他人,但是她可能要继承母亲周氏的传统,说什么也不愿意改嫁,想想大不了就再来一次守活寡呗!

幸运的是吴朝升并没有死,他只是被两广总督松筠(yún )收留了,还受到松筠的盛情款待,这一次能够顺利回归,全都要感谢这位大恩人。知道未婚夫并没有死亡的消息,廖森娘心中不知道有多开心,想想这么多年的等待,终于换来了回报。

于是他们俩便在嘉庆十四年(1809年)完婚,除了婚姻幸福之外,吴朝升的事业也是蒸蒸日上,一直被提拔为海门营把总,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人们感叹周氏及其女儿廖森娘的行为,在她们死后便向朝廷提议,为她们修建节孝牌坊,于是便有了今天我们看到的双节坊遗址。古人总是喜欢用这种道德观念来绑架他人,我只是觉得这样的结局,有点让人惋惜。

本文为【微信公众号:小岛故事JM】作者版权所有,未经同意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