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王夫差剑存世仅九柄,洛阳收藏一柄,其余在哪里?

 

春秋时期,吴越两国拥有非常精湛而又高超的铸剑技术。

春秋中期开始,吴国紧跟着诸侯争霸的步伐,凭借着丰富的矿藏资源和雄厚的冶铸实力,在以舟师步兵为主要兵种的军队建置、与楚越争霸的战争需要以及东周时盛行的佩剑风尚等因素的激发下,加强武器装备,创新青铜兵器特别是青铜剑的铸造与装饰。

春秋时期的剑用青铜铸造,在不同的部位加入了一定量的锡、铅、铁、硫等成分,以保证剑身的韧性和刃部的锋利,使其刚柔相济。吴国青铜剑在古代兵器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其种类主要有短剑、扉耳剑、窄格无箍剑、宽格有箍剑、扁茎剑等,对东周时期南方各国乃至中原地区的兵器产生了重要影响。

 

吴国青铜剑在春秋时期的总体演变趋势为:剑身加长,柱脊变为棱脊,截面凹弧、有血槽,前锷收狭、刃部由直刃变为弧线内收。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在古代人眼中,吴钩指的就是优良的兵器。说到优良兵器,不得不提的就是吴王夫差剑了。

夫差是吴王阖闾的儿子,于公元前495年继王位。前494年,于夫椒之战大败越国,攻破越都(今浙江绍兴),使越屈服,一统江东,而后继而转师北上,争霸中原。

 

前484年于艾陵之战打败齐国,全歼十万齐军。

前482年,于黄池之会与晋定公歃血为盟,再次奠定吴国是春秋大国的地位。

夫差执政时期,吴国极其好战,连年兴师动众,造成国力空虚。勾践不忘会稽之耻,国力逐渐恢复。趁夫差举全国之力赴黄池之会时,越军乘虚而入,并杀死吴太子。夫差与晋争霸成功,夺得霸主地位后匆匆赶回。

前473年,越再次兴兵,终灭吴国,夫差拔剑自刎,时年55岁。

 

剑身铸有“攻吴王夫差自作其元用”字样的一系列吴王夫差青铜剑作为吴王夫差的权力象征,等到吴国灭亡后,吴王夫差的权力也随着吴王夫差剑而散落在中国各地。

时光如水,春秋已远,岁月如歌,战国已歇,弹指一挥间,寒来暑往两千余载,吴王夫差剑又陆续重现于神州大地之上。迄今为止共现九柄。

第一把,洛阳博物馆

洛阳博物馆馆藏的这一柄吴王夫差剑相传为吴国敬献给当时居住在洛阳的周天子的礼物,于1991年在洛阳市西工区中州中路战国墓出土。

 

吴王夫差剑属于宽格有箍剑,设计上兼顾了实用与装饰。宽格剑便于握持、利于劈刺,能在实战中发挥有效的作用;剑身设计上,棱脊、凹弧截面、收狭前锷、弧线内收刃部均可增强剑的杀伤能力,使其在战场上发挥更好的作用。

这把吴王夫差剑通长48.8厘米,宽4.2厘米,圆首,圆筒状茎,窄格。腊部铸铭2行,因锈蚀,仅可见“王夫差……作其元用”7字,原本当有“攻吴王夫差自作其元用”10字。

 

第二把,国家博物馆

1935年民国年间,在安徽寿县西门内出土一柄吴王夫差剑,剑通长58.9厘米,宽5.3厘米,圆首,圆柱状茎上有两道圆箍,剑格嵌有绿松石,饰简化兽面纹,刀锋锐利,器身有“攻王夫差自作其元用”十个字的铭文。

 

这柄剑由我国著名古文学家、古器物学家于省吾先生收藏。于省吾先生因得到吴王夫差剑、少虞错金剑,遂将其藏书楼名为“双剑誃”,号双剑誃主人。一时成为佳话,著有《双剑誃殷契骈枝》《双剑誃殷契骈枝续编》《双剑誃殷契骈枝三编》《双剑誃吉金文选》《双剑誃吉金图录》《双剑誃古器物图录》等传世文集。

先生故去后,按生前遗愿将藏品都捐献给了中国国家博物馆,吴王夫差剑也在其列。

 

第三把,国家博物馆

1974年,安徽庐江县农民在开挖水渠时,无意发现一柄吴王夫差剑,长54厘米,无锈迹,有光泽,柄为椭圆柱形,上有两道箍棱,剑首已经残损,剑格较宽,上有绿松石花纹,茎部较宽,中脊有铭文“攻吴王夫差自作其元用”2行10字。

那个时候各省文物考古与保护团队还不够成熟,因此次考古挖掘工作是由文化部牵头组织工作,工作完成后,这柄吴王夫差剑,顺理成章的交由文化部直属的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国博特展:越王剑与两把吴王剑并列

第四把,国家博物馆

你说巧不巧,两年还不到,1976年,河南辉县百泉文物保管所就从废铜中发现一把吴王夫差剑。剑身全长59.1厘米,宽5厘米,满布花纹,锋锷仍很锐利。剑身铸有篆书阴文10字:“攻痦王夫差自乍其元用”。

与安徽出土的吴王夫差剑一样,这柄吴王夫差剑也顺理成章的交由文化部直属的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第五把,山东博物馆

要说吴王夫差剑中今生故事发现最为离奇,就要属山东博物馆藏的这一柄吴王夫差剑了。

1965年,在山东平度县废品收购站发现一柄青铜剑,工作人员报告了当地的文物部门,经由专家鉴定,此剑通长57.8厘米,宽5.8厘米,扁茎,腊部有铭文“攻吴王夫差自作其元用”2行10字,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吴王夫差剑。

 

哪想到收废品居然能收到国宝,真是相当传奇啊,不过也是因为这种传奇的方式,让这柄吴王夫差剑成功的留在了发现地,被山东博物馆收藏,这在当时可是羡煞了多少文博界同僚啊。

 

第六把,湖北博物馆

同样是在1976年,湖北襄阳蔡坡12号战国墓出土一把吴王夫差剑,首部已残损,残长39厘米,宽3.5厘米。圆筒状茎,腊部铸铭:“攻吴王夫差自作其元用”2行10字。

这柄吴王夫差剑对比同年在河南出土的吴王夫差剑,因首部残损,品相不佳,于是这柄吴王夫差剑没有被送往中国国家博物馆,湖北博物馆也很少宣传这件藏品,反而更多得倾注于宣传湖北博物馆另一件藏品吴王夫差矛。

 

 

左为吴王夫差矛,右为越王勾践剑

 

第七把,天津市艺术博物馆

天津市艺术博物馆藏有一柄吴王夫差剑,由民间藏家捐献,铭文“攻吴王夫差自作其元用”2行10字清晰可见,但十分可惜,他的剑首与剑锋均已严重损坏,所以声名不显。

 

第八把,阜阳博物馆

安徽阜阳市一位不知名的藏家藏有一把吴王夫差剑,阜阳博物馆原馆长韩自强先生在自己的著作《阜阳与亳州出土文物文字篇》中提到此剑,除去铭文为“工吴王元差自作其元用”,其中“工”与“元”字不同,其他形制与其他吴王夫差剑一般无二。

 

第九把,苏州博物馆

1991年在香港古懂拍卖的一把吴王夫差剑,是目前已知九柄吴王夫差剑中保存最为完好与精美的一柄,最后由知名收藏大家王振华、王淑华夫妇购得,藏于台湾古越阁。

这柄剑通长58.3厘米、格宽5.5厘米,造于春秋晚期。剑作斜宽从厚格式。剑身宽长,近锋处收狭明显。双刃呈弧形,中起线,两从斜弧。厚格作倒凹字形,饰兽面纹,镶嵌绿松石。圆茎,茎上有两道凸箍,箍上有极细的凹槽,内遗存有少量的绿松石。圆盘形首,铸有多圈险细的同心圆凸棱。

 

左为吴王夫差剑正面,右为吴王夫差剑反面

此剑保存相当之完好,锋刃锐利,一现世,便闻名天下。故宫博物院与中国国家博物馆多次邀请王振华、王淑华夫妇将此剑做展览。

 

经由多年的努力与王振华、王淑华夫妇诚挚的沟通,2014年上半年,苏州市人民政府出资4250万元将吴王夫差剑征集并藏于苏州博物馆。

 

吴王夫差剑也终于回到了它铸成之地,重返吴都,归于故里,如今成为苏州博物馆名副其实的镇馆之宝,守护着吴文化之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