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岛最坑亲戚,既贪我钱,又要我命

小岛故事JM第二十五篇文章

亲戚关系常常是最庸俗的,互相设法沾光,沾不上光就翻白眼,甚至你生活中最大的困难也常常是亲戚们造成的。

生活同样会告诉你,亲戚往往不如朋友对你真诚。

以上这段话节选自路遥《平凡的世界》,在这里恳求大家,千万别对号入座,你们不怕,我可是担心得很!

“亲戚”这一危险系数100的生物,随时都可能将你撕得粉碎。

 一

说起与亲戚之间的关系,第一个要起来说话的,应当是清朝时期,南澳当地富豪吴君益。

哎呀!心里好怕,会不会是一具白骨站起来倾诉?

之所以称吴君益为“富豪”,就因他依靠着吴氏家族庞大的产业,一手创办了大雷、雷仔、雷孙、雷挟、妈人等五艚(cáo )(g)(指代捕鱼业)

看来这人肯定很喜欢跟“雷打交道”,不然取的名字,为何都是雷某某、雷某某,这也太雷人了。

拥有渔船大概一百多艘,大哥,这么多渔船,有没有兴趣组建一支军队?而后还兴建了五幢罟(捕鱼使用的网)馆。

同时为了发展盐业,他也投资开发了“吴厝围”、“渡头围”、“崩隙围”、“蚌寮围”、“井澳围”、“竹澳围”、“蔡厝围”、“洪厝围”等八处地。

吴君益既是大渔商、又是大盐商,试问哪个家伙看了不眼红。

李贡爷,吴君益夫人娘家亲戚,也是南澳当地出了名的刁笔秀才;李承龙,贵为当时南澳海防同知,话说因为贪污受贿,才被降级调来此。

想想这两个恶心的人,碰到一起,肯定不会干出什么好事。

吴君益这时还在干啥勒,他觉得自己钱多,但还没有权,所以肯定就不会有女人(玩笑话),于是花钱买了个汾州候选“司马”官职,还购买了一大批上任时要用到的刑具。

终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被李贡爷发现了,他便告知海防同知刘承龙大人,结果吴君益被挂上“江洋大盗”的罪名。

李贡爷啊,李贡爷啊,你可是吴家的亲戚,怎么胳膊竟往外拐?

你瞧瞧,吴君益怎么就成海盗?做官的想为难你,还用得着跟你解释吗?紧接着就是等待秋后问斩。

你可能会问,他家钱那么多,贿赂官府人员就可以了。吴氏家族也曾经想过,但李贡爷与刘承龙不仅仅要钱,还要吴君益的人头,谁叫他浪过头了。

南澳吴君益遗址

无奈之下,吴家只能派两人,上省城贿赂更高的官员,这想法可以有,正所谓“官高一级压死人”。结果他们俩偶然碰到了省总督府的洪笔,洪师爷。

说来也巧,这洪师爷落魄之时,曾得到过吴君益的帮助,眼看自己的恩人含冤受屈,这怎么忍受得了。

立马拍拍胸脯,答应替吴君益洗涮冤屈,洪师爷一出手,南澳也要抖一抖。好人终归还是有好报,吴君益被无罪释放,那诬陷好人的俩坏人,也得到相应的惩罚。

经过这件事情后,吴氏家族就规定了,以后不跟姓李的通婚,一直到辛亥革命之后才得到缓和。

这难道不是姓氏歧视吗?姓李的也有好人,这样做怕是会影响下一代吧!

曾经我家也发生过一件与亲戚闹得很僵的事情,其实有一部分原因还是我造成的,现在回想起来,真觉得自己当时年少,太无知了。

事情的发生源于我家一份非常重要的证件,反正就是可以用来贷款的东东。

依稀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我妈妈那边的一个亲戚过来闲聊。后来不知怎么的,先是说到生意,然后搭上那一份重要证件的话题,说是要用来贷款做生意。

现在看来那亲戚是有预谋与组织的,只是不知道如何开而已。

当时我居然还傻巴拉唧,一个劲地说道:“我知道那一份证件在哪,等会儿,我这就拿给您。”我不知道那时的爸爸是什么想法,可能他也心里面也不知道怎么办?

之后亲戚就拿着这份证件要去贷款,说是搞渔排什么的,等盈利了大家一起分红,此话说得挺好听,但然并卵。。。

爸妈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因为那亲戚没有做渔排这方面生意的经验,而且那几年动不动就刮台风,万一赔了,岂不是要背上巨大额的贷款。

思来想去,爸妈还是觉得要赶紧拿回那份证件,也因为如此跟我那亲戚闹掰了,至此我们两家人因为这件事情,往来也渐渐变少了。

事实证明,爸妈当时做对了,我那亲戚不仅赔了本,还搭进了自己的两套房子。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怀疑自己就是一添麻烦的人,本来以为做了件好事,没想到却是弄巧成拙。

亲戚炫富

快过年了,“亲戚们”可以来我家“炫富”。

说说你儿子、女儿是985、211学校毕业的或是海归,月薪上万,在广州市区买了几百平方的大房子,过一段时间儿子要娶,女儿要嫁有钱人。

这些都可以欣然接受,不在乎被你羞辱,只求放过我和我的家人,因为我们经不起“生离死别”、“家破人亡”。

本文为【小岛故事JM】作者版权所有,未经同意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