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商周文化与潮汕浮滨文化,是“父与子”的关系?

(潮汕地区分布)

阅读文章之前,需要大家与我达成以下共识!

潮汕地区:

粤东沿海地区,今潮州、汕头、揭阳等市辖域的俗称,广泛流传叫法源于1904年中国第一条华侨资本经营的商办铁路——潮汕铁路。

浮滨文化:

分布于粤东、闽南一带,以长颈大口尊、圈足豆、带流壶、釉陶器,直内无栏石戈,三角石矛,凹刃石錛器以及少数几种青铜工具兵器为基本组合的考古学文化。

于是就衍生出先秦时期,一类生活在上述区域、具有潮汕本土化的“浮滨人”。

(生活与生产用具)

让我们先来看看浮滨人所处的时间。

关于浮冰人生活的时间,在学术界一直存在争议。一直到1995年9月,在位于今天普宁市城区东南面14公里处的汤坑水库东侧,发现了一处名为“牛伯公山”的遗址。

在这里不仅获得一批了浮滨文化遗物,考古人员还发现了他们居住遗迹,如地窖、蓄水设施等,第一次揭示了浮滨文化聚落的状态。

通过底层采样,测定了一批标本的碳14年代数据(常用于测定古生物化石的年代)。可以确定其绝对年代范围在距今2870—3390年之内,至此学术界也达成共识,将浮滨文化确认为商代中晚期至西周初

此时的浮滨人并不完全本土化,而是带有中原商周人的味道,然而他们相距潮汕地区甚远,怎么会闲着没事干大老远来掐架呢!

或许!在今揭阳仙桥镇戏院后山前村,采集而来的两件石质牙璋能说明这一问题。

   (石质牙璋)

左边为浅灰色砂质板岩,长身板状,顶端亦凹下分叉呈双尖刃,双尖基本对称,向外撇出。柄端孤缘,柄部有一穿,通长27.9厘米,刃口宽5.6厘米,厚1厘米。

右边为灰黑色砂质板岩,长身板状,顶端凹下分叉呈双尖刃,双尖不对称,略向外撇。柄端凸出呈双肩状,通长25.5厘米,刃口宽6.2厘米,厚1厘米。

粤东潮汕一带均为石质牙璋,整体成长条形,顶端为燕尾形,尾端为弧形,制作工艺也比较简单。此类造型最早见于陕西神木石峁(mo),后多见于成都平原,如三星堆及金沙遗址。

重点强调,牙璋原为中原龙山文化至商代的礼仪祭器!!!

据此猜测中原地区通过一系列中介传播,将商周牙璋礼仪注入到浮滨文化之中,只是当时吸收得不全面,导致在工艺制造上比较简陋。

中原商周时期的青铜器是比较成熟的,而在1974年的广东饶平联饶顶大埔山,采集到一件青铜戈,其造型为直内无胡,援狭长隆脊带棱两侧有锋刃,内和援上各有圆穿,长17.5厘米。

 (青铜戈)

这件青铜戈与江西吴城遗址出土的青铜戈极为相似,但是后者的制作则更为精细。这充分说明在中原商周文化的影响下,潮汕地区的浮滨人已能简单掌握青铜器的制造

最后谈谈浮滨遗物中陶器上的符号问题!!!

这可能是当时浮滨人所使用的“文字符号”,是整个潮汕地区文明的重要标志,理应尤为重视

在浮滨文化遗物中,有13种用硬物刻划出简单的符号,有的施于器物外表如腹部、肩部、足部,少量施于内表。

一般一件器物刻划一个符号,少数同一件器物刻划二个相同或不同的符号。而且大多符号都是在器物烧造前刻划上去,也有极个别是在器物烧成后再刻划的,笔划均较简单。

 (陶器刻划符号登记表)

 如果上面的符号已经让你看得头大,那么请你再忍忍看一下,1983年初在揭东云路公社赵厝埔梅林坑山遗址中,一个比较特别的浅浮雕式的堆塑符号吧!

它中间的大圆点到四角小圆点用弧线相连,据考古学家辨析认为,榕江平原的浮滨王国为中心与四周相连。

  (“浮滨王国”刻划符号)

 国学大师饶宗颐教授则认为这是一种对天象的认识,即“四维及中央五星之状”,是王国对天象有某种信

并且以天文学之五星说结合 《庄子·大宗师》等文献,指出浮滨文化陶器中之符号如果是作为五星的征象,那就说明浮滨在古代是一个王国,后来的考古学研究也证实了这一说法。

自夏、商时期以来,北方中原政权皆被王权统治 ,王制思想亦势必影响到处在潮汕的浮滨人,北方的陶文、甲骨文、金文皆有“王”字,其涵义自与北方王权思想相同。

这也看出在商周之际,为了掠夺南方的丰富的物质资源,中原的奴隶主王朝对粤东潮汕进行扩张,经济的开发、财富的掠夺,同时也带来了文化的交流

作为“子”的潮汕浮滨文化继承并结合自身发展“父”的中原商周文化,这将成为以后潮汕文化积淀的底层及其渊源。

本文为【微信公众号:南澳细弟读史】作者版权所有,未经同意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