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时期长安遭到嫌弃,隋炀帝和武则天为什么更喜欢洛阳?

 

隋仁寿四年十一月(公元604年),隋炀帝杨广做了一件创举,他颁布了《营东都诏》:

(仁寿四年十一月癸丑)乾道变化,阴阳所以消息,沿创不同,生灵所以顺叙。若使天意不变,施化何以成四时,人事不易,为政何以厘万姓!《易》不云乎:「通其变,使民不倦」;「变则通,通则久」。「有德则可久,有功则可大。」朕又闻之,安安而能迁,民用丕变。是故姬邑两周,如武王之意,殷人五徙,成汤后之业。若不因人顺天,功业见乎变,爱人治国者可不谓然欤!洛邑自古之都,王畿之内,天地之所合,阴阳之所和。控以三河,固以四塞,水陆通,贡赋等。故汉祖曰:「吾行天下多矣,唯见洛阳。」自古皇王,何尝不留意,所不都者盖有由焉。或以九州未一,或以困其府库,作洛之制所以未暇也。我有隋之始,便欲创兹怀、雒,日复一日,越暨于今。念兹在兹,兴言感哽!朕肃膺宝历,纂临万邦,遵而不失,心奉先志。今者汉王谅悖逆,毒被山东,遂使州县或沦非所。此由关河悬远,兵不赴急,加以并州移居复在河南。周迁殷人,意在于此。况复南服遐远,东夏殷人,因机顺动,今也其时。群司百辟,佥谐厥议。但成周墟脊,弗堪葺宇。今可于伊、洛营建东京,便即设官分职,以为民极也。夫宫室之制本以便生,上栋下宇,足避风露,高台广厦,岂曰适形。故《传》云:「俭,德之共;侈,恶之大。」宣尼有云:「与其不逊也,宁俭。」岂谓瑶台琼室方为宫殿者乎,土阶采椽而非帝王者乎?是知非天下以奉一人,乃一人以主天下也。民惟国本,本固邦宁,百姓足,孰与不足!今所营构,务从节俭,无令雕墙峻宇复起于当今,欲使卑宫菲食将贻于後世。有司明为条格,称朕意焉。(《隋书·炀帝纪上》)

 

杨广并不是头脑冲动所为,杨广登洛阳城外邙山最高点崔云峰,向南眺望伊阙,说:“这不是龙门吗,自古为什么不在这里建都城?”

仆射苏威回答说:“自古非不知,只是等待陛下。”

杨广非常高兴,于是讨论在此建都。仁寿四年,杨广诏令杨素、宇文恺营建东京,大业二年,新都城建成,于是移居。

其宫城(紫微城)北据邙山,南直伊阙之口,洛水穿过都城,有河汉之象,东边距离旧城一十八里。

 

隋炀帝营造的都城,到了唐朝被建设的更加富丽堂皇。唐朝显庆二年(657年),唐高宗颁布《建东都诏》,称洛阳“中兹宇宙,通赋贡於四方,交乎风雨,均朝宗於万国”,于是改洛阳宫为东都,洛州官吏员品并如雍州。自此唐朝正式实行两京制。

建东都诏朕闻践华固德,百二称乎建瓴;卜洛归仁,七百崇乎定鼎。是以控膏腴於天府,启黄图於渭滨,襟沃壤於王城,摛绿字於河渚。市朝之城,丽皇州之九纬;丹紫之原,邈神皋之千里。二京之盛,其来自昔。此都中兹宇宙,通赋贡於四方,交乎风雨,均朝宗於万国,置槷之规犹勤,测圭之地载革,岂得宅帝之乡,独称都於四塞;来王之邑,匪建国於三川。宜改洛阳宫为东都。上栋下宇,彼劳昔以难前;广厦高台,我名今而改后。仍兹旧贯,式表宸居。

 

683年,武则天当了太后,把持朝政,改东都为神都。

嗣圣元年(684年)二月,唐中宗李显打算任命韦皇后之父韦玄贞为侍中,裴炎力谏,李显生气地说:”朕即使把天下都给韦玄贞,又有何不可?还在乎一个侍中吗?”武则天以此为借口将李显废黜为庐陵王,并迁于房州,转而立第四子、豫王李旦为帝,是为唐睿宗。武则天临朝称制,自专朝政。九月,武则天改元光宅,改东都为神都;同时,改易旗帜、官服、职省等颜色、名称,赐宫城名为太初宫。

 

垂拱四年(688年),她在紫薇城内建造了祭祀天地和举行重大活动的建筑明堂,号“万象神宫”,允许百姓入内参观。又命薛怀义铸大像,大像的小指也可以容纳数十人,于明堂北起五层高的天堂来收纳大像。

载初元年(690年)九月,百官及帝室宗戚、远近百姓、四夷酋长、沙门道士共计六万余人,俱上表请愿,睿宗亦上表自请赐姓武氏。不久,群臣奏称“凤集上阳宫,赤雀见朝堂”,武则天方准所请,于九月九日亲临则天门,大赦天下,改唐为周,改元天授。同月乙酉,上尊号曰圣神皇帝,“以皇帝(睿宗)为皇嗣,赐姓武氏”。丙戌,又在神都立武氏七庙。‌

 

武则天对营造都城非常有创意,她建设了万象神宫(明堂)、天堂(礼佛堂)、并规划营造了神都城的中轴建筑,从南至北依次是龙门伊阙、定鼎门、天街、天津桥、天枢、端门、则天门(中宗改为应天门)、万象神宫(天宫、天堂)、天堂(通天浮屠)……这些建筑共同组成了洛阳城最华丽的中轴建筑群。

 

根据史料记载,唐代明堂高二百九十四尺,阔三百尺。共三层,上为圆盖,周围有九条龙捧托。顶部有铁凤,高一丈,饰以黄金,号“万象神宫”。明堂落成后,武则天宴赐君臣,大赦天下,并允许百姓入紫微城参观万象神宫。允许百姓参观皇宫正殿,这在世界历史上都极为罕见。

唐代李白写过《明堂赋》:穹崇明堂倚天开兮,巃嵸鸿蒙构瑰材兮。偃蹇坱莽邈崔嵬兮,周流辟雍岌灵台兮。赫奕日,喷风雷。宗祀肸蚃,王化弘恢。镇八荒,通九垓。四门启兮万国来,考休征兮进贤才。俨若皇居而作固,穷千祀兮悠哉!

北宋范仲淹《明堂赋》:臣闻明堂者,天子布政之宫也。在国之阳,於巳之方。广大乎天地之象,高明乎日月之章。崇百王之大观,揭三宫之中央。昭壮丽於神州,宣英茂於皇猷。颁金玉之宏度,集人神之丕休。休故可祀先王以配上帝。坐天子而朝诸侯者也。

 

洛阳城富丽堂皇,大运河通往南北各地。隋炀帝征高丽,下江南都从这里出发。

唐高宗时期,开创大唐最大版图。在武则天陪同下,他从洛阳出发封禅泰山;武则天由这里出发封禅嵩山,曰嵩山为“神岳”;唐玄宗时期是整个唐朝的巅峰“开元盛世”万国来朝一同由洛阳出发封禅泰山!

 

隋、唐时代皇帝为什么嫌弃长安,钟爱洛阳呢?这还得从关中的地形说起。

关中平原被称为富庶之地,但毕竟狭小,容量有限,一旦人口膨胀超过了它的承载能力,或者遇到旱灾就会产生粮荒。这种粮荒,远在秦未统一时就曾出现过。到了隋、唐的时代,由于历代的战争以及建都的开发,资源已经消耗待尽,所出不足以供给长安。再加上关中平原地方狭小,人口稠密,很难供养大批的官僚贵族。

隋文帝在公元为了解决关中的漕运,开挖了广通渠。但是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在公元594年的一次灾荒中,隋文帝被迫再次到达洛阳去就食,所以他也成为了我国历史上的第一个“逐粮天子”。

唐朝的时候,唐太宗,唐高宗,唐玄宗都多次东巡洛阳,也是这个原因。682年,当时关中饥荒,长安城中人相食。唐高宗东巡路上,随从也有被饿死的,可以说这是一次大逃难。第二年十二月,皇帝在洛阳驾崩,皇帝临死前还说“若天地神灵延吾一两月之寿,得还长安,死亦何恨!”

唐中宗的时候,关中再次饥荒,唐中宗的拒绝逃荒,说“岂有逐粮天子邪?”。786年,唐德宗的时候,禁军没有粮食吃,只得到街头去乞讨,后来粮食到达京城,唐德宗跑到东宫对太子说,“米已至陕,吾父子得生矣。”

 

洛阳居天下之中,隋炀帝曾经说此地是“天地之所合,阴阳之所合,”还说“水陆通,贡赋等”。所以,隋朝迁都洛阳。在隋朝的时候,洛阳兴洛仓、回洛仓、含嘉仓等等遍布,其规模远过于长安的太仓。

原来隋唐的皇帝这么做,都为了吃饱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