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

辛弃疾的确是个有魅力的大叔:长得帅,又有才,上马能杀贼,下马能安民,武将里最会写词的,文人里最能干仗的……用今天的话说,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据史书记载,辛弃疾“肤硕体胖,目光有棱,红颊青眼,健壮如虎”。完全一个威武的武士形象。

而辛弃疾的好哥们陈亮这样形容他:“眼光有棱,足以照映一世之豪;背胛有负,足以荷载四国之重。”

意思就是说,他的眼光炯炯有神、锋芒逼人,可以照映天下的英雄豪杰;他的肩膀厚实有力,背上的肌肉很发达,足以承载全世界的重量。

这个说法虽有夸张成分,但至少可以说明练兵出身的辛弃疾,体格上是非常威武雄壮的。

后来那个偷了帅印、被辛弃疾追杀的义端,求饶时就说:“我识君真相,乃青兕也。”意思是说,辛弃疾的真身是一头青色的犀牛。可想而知这位山东汉子的健壮。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

==============

有资本就会自恋。辛弃疾是个自恋狂。

陶醉于大自然的秀丽风光之时,他不忘自捧两句——“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意思是,你看这青山多么美好妩媚啊,我猜这青山看见我,也会有同样的惊叹吧!

原词是:

 

 

甚矣吾衰矣。怅平生、交游零落,只今余几!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问何物、能令公喜?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

一尊搔首东窗里。想渊明、停云诗就,此时风味。江左沉酣求名者,岂识浊醪妙理。回首叫、云飞风起。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

这词的下半段,词人又来一句:“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我不遗憾见不到那些古人,我只是遗憾那些古人没有机会见到我啊。怎么说呢,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

不仅自恋,辛弃疾还妻妾成群。

除了正妻范氏,有证可考的小妾还至少有7个:田田、钱钱、整整、香香、卿卿、飞卿、粉卿。

很有趣且香艳的名字吧,辛弃疾还大大方方地经常在词里写到她们。例如“娇痴却妒香香睡,唤起醒松说梦些。”“有时醉里唤卿卿,却被旁人笑问。”

面对别人笑他“好色”的非议,他倒又大方承认:“自笑好山如好色。”是啊,我是喜欢美丽的山水啊,就像喜欢美女一样。真是个耿直boy。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

=============

他不仅妻妾成群,还住着庄园豪宅。

要知道,辛弃疾从42岁起就开始辞官归隐,后来又被起用,然后又被撤职。最长的一次隐退,时间长达九年。这么长时间的自由生活,当然要过得舒服。

他选择定居在江西上饶的带湖边,在那里开发了一片庄园。庄园很大,有山有水有田,他亲自耕种,说“人生在勤,当以力田为先”。

他把他的庄园命名为“稼轩”,自己就自号“稼轩居士”。

他的庄园有多大呢?

“其纵千有二百三十尺,其横八百有三十尺。”南宋的一尺有0.32米,那就是南北长约394米,东西长约266米,总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也就是说,在他的庄园里,可以建10个足球场,外加70个篮球场。大得够可怕了。

而且,他的庄园中,“筑室百楹”,也就是有房屋一百间。房屋之外,亭台楼阁皆备,池塘园林俱全,可以想象下有多么壮观!其规模之大,如果当做景点来玩的话,恐怕也要玩上大半天吧。

怪不得一直有人弹劾辛弃疾“花钱如流水”。那么,辛弃疾哪来这么多钱?

有学者考证,辛弃疾在退休之前屡任高官,收入丰厚。要知道,中国历代官吏俸禄最高的就是宋朝,它执行的是高薪养廉的制度。

比如说,辛弃疾在任浙东安抚使,属于从二品官员,他平均每月有600万文收入,当时一文钱的购买力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八分钱,算下来,每月收入折合人民币48万。而辛弃疾为官数十载,都是四品以上的大臣,积蓄丰厚不足为怪。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

在如此之大的庄园里,辛弃疾平日里是很享受农家乐的。他在《清平乐·春居》里写道:“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多么富有生活气息的一幕。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

又比如,他的庄园里新开了一个小池,他特意写了一首小词《南歌子·新开池戏作》,来表达他的喜爱。

 

 


散发披襟处,浮瓜沈李杯。涓涓流水细侵阶。凿个池儿,唤个月儿来。

画栋频摇动,红蕖尽倒开。斗匀红粉照香腮。有个人人,把做镜儿猜。

词的意思是:夏夜里,我披头散发、披着衣服,坐在小池旁。盘子里盛着用冷水浸泡过的瓜果李子。泉水慢慢地流,浸到到了台阶上。我凿了个池儿,叫来了月儿。

彩色画的梁柱,映在池水里频频摇动,红色的荷花都在水里绽开。在我身边的美人儿,也把池子当做个镜子,照着自己香腮上的红粉,要和那红荷花比赛,看看谁的脸色最红最漂亮。

呵,就是这么纯真烂漫,又有趣。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

============

辛弃疾还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兄弟。

辛弃疾最好的朋友名叫陈亮。有一年冬天,陈亮从家乡永康出发,跋涉800多里,来见辛弃疾。两人同游鹅湖,畅聊家国战事。

两人聊了整整十天,第十一天陈亮要回家了,第十二天辛弃疾难过得受不了,就驾车抄近路想追回陈亮。此料,这一天天降大雪,雪深泥滑,车马无法前行,他只能就近村庄留宿。夜里,听到有人吹笛,悲不堪闻,辛弃疾给陈亮写下了这首《贺新郎》:

 

 

把酒长亭说。看渊明、风流酷似,卧龙诸葛。何处飞来林间鹊,蹙踏松梢微雪。要破帽多添华发。剩水残山无态度,被疏梅料理成风月。两三雁,也萧瑟。

佳人重约还轻别。怅清江、天寒不渡,水深冰合。路断车轮生四角,此地行人销骨。问谁使、君来愁绝?铸就而今相思错,料当初、费尽人间铁。长夜笛,莫吹裂。

辛弃疾把陈亮比作陶渊明和诸葛亮,说自己放陈亮回去,铸成的大错就像用尽了人间的铁。

好兄弟心有灵犀。同一晚上,陈亮在另一处也辗转难眠,写信向辛弃疾索词,回家后,就真收到了《贺新郎》。于是,陈亮作了一首和词回复:

 

 

老去凭谁说。看几番、神奇臭腐,夏裘冬葛。父老长安今余几,后死无仇可雪。犹未燥、当时生发。二十五弦多少恨,算世间、那有平分月。胡妇弄,汉宫瑟。

树犹如此堪重别。只使君、从来与我,话头多合。行矣置之无足问,谁换妍皮痴骨。但莫使、伯牙弦绝。九转丹砂牢拾取,管精金、只是寻常铁。龙共虎,应声裂。

两个老男人的唱和,让这次“鹅湖相会”成为千古佳话。

辛弃疾的另一面:妻妾成群,庄园豪宅,重情又自恋

辛弃疾还有一个著名好友是陆游。63岁的辛弃疾遇到78岁高龄的陆游,碰撞出深厚的友谊之情。辛弃疾发现陆游住的房子太简陋了,经常说要给他盖新房子,但都被陆游拒绝了。陆游内心是感激的,他把这事写进了他的文章里:“辛幼安每欲为予筑舍,予辞之,乃止。”

辛弃疾另一个著名好友是朱熹。在朱熹病逝时,他的学说被南宋朝廷宣布为“伪学”。许多朱熹的门人弟子,都不敢前往吊唁。但辛弃疾不顾禁令,前往哭祭,并留下流传千古的悼词:“所不朽者,垂万世名,孰谓公死?凛凛犹生。”

这就是真实的辛弃疾,在他满腔热血、豪气冲天的背后,是一种率真、一份耿直。

他的词里不仅有壮岁旌旗、吹角连营,还有蛾儿雪柳、笑语盈盈,还有茅檐低小、凿池唤月。侠骨柔情,大概就是如此了吧。(完)

公众号:天地史话(微信号:heluoguangy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