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朝距今久远,都城在哪里?夏都博物馆超级国宝告诉你答案

 

夏朝距今久远,都城在哪里?

《竹书纪年》记载:“仲康即帝位,据斟鄩。”《史记·夏本纪》记载:“太康居斟鄩、羿亦居之,桀又居之”。《国语·周语上》记载:“昔伊、洛竭,而夏亡。”

考古学家徐旭生时二里头遗址的发现者,他推定夏朝的活动范围主要是黄河流域的广大地区,尤其是河南省西部和山西省南部。

1958年的一天,徐旭生对文献中的“伊洛竭而夏亡”有了想法,从而发现了二里头遗址。这里位于四面环山的小盆地中,恰好坐落于伊河与洛河之间。

下面看一看,夏都博物馆的超级国宝。

绿松石龙-夏王的权杖?

 

该大型绿松石龙形器巨头蜷尾,龙身曲伏有致,龙头隆起于托座上,呈浅浮雕状,吻部略微突出。鼻梁由三节半圆形的青、白玉柱组成,蒜头状鼻端由绿松石雕成。两只梭形的眼眶内,凸起一双白玉眼睛,眉目连接天地。

2002年发现于一座贵族墓葬。专家有很多猜测,有认为是象征权力的“龙杖”;也有认为图案颇似蛇,是夏部族图腾崇拜的产物,代表夏部族“宗神”禹;也有认为象征极星神或北斗神。无论哪一种猜测,这条龙都是权力的代表,很可能是夏王的象征。

铜牌饰-夏王的配饰?

 

这件国宝制作精美,外形像盾牌,束腰,以青铜铸成主体框衬,上部略宽,下部内收,两侧各有对称环纽。长约16.5厘米,宽8至12厘米,略微拱起的弧形铜胎上,镶嵌了几百颗绿松石,历经3500多年仍纹丝不动,丝丝入扣,光洁依旧。

在古兽上挑的眼眶里,一双浑圆的眼睛,目光如炬,透过3500年的时光,与你对视。变化角度仔细一瞧,绿松石片的造型,被打磨成山字形、梯形、长方形、圆形等,仿佛窥见其持有者的贵族气派。

据有关专家推测,该器物的功用主要是布道设教,沟通天地,宣扬教化。夏商周时已形成礼仪制度,世界被分成天、地、神、人等不同层次,而不同层次间的沟通,均需借助某些动物尤其是猛兽的力量,而这些兽面图案正是沟通天、地、神、人等的重要载体。

乳钉纹青铜爵-“华夏第一爵”

 

该乳钉纹青铜爵高22.5厘米,流尾长31.5厘米,壁厚0.1厘米。钉形短柱,束腰平底,腹部一面有两道凸线,中间排列5颗乳钉,右侧有便于端握的耳形握手,下部为三根尖足,细长,向外撇。杯口窄长流(倒酒的流槽)、尖长尾,斟酒时,酒从长流中流出,既好看,又实用,制作精美,堪称国之瑰宝。

1975年发现,被称为“华夏第一爵”。

在夏代,饮酒还是王室贵胄的特权,属奢侈性消费,铜爵自然也成了身份和地位的象征。铜爵处于酒礼器组合的核心地位。古代爵禄制就是根据贵族身份的高低,规定其配享相应的爵,而现代汉语中的“爵位”一词,也是从用爵制度中演化而来。

牙璋-祭祀天地的神物

 

长54、宽14.9厘米,体积超大。全器由器身和柄部以及两者之间的阑组成,器身前端有微斜而内凹的刃,柄部有圆孔,首与阑部较宽,中部稍窄,首部顶端作斜锐角形内弧,成双夹,阑上刻有细直纹,后部两阑间有扉牙。器身光滑,质地细腻,堪称艺术珍品。

1980年,三号墓出土,位于圪垱头村公坟之南,附近地势高亢,西距一号宫殿遗迹约350米。该墓葬内,还发现了红漆皮木棺痕迹,牙璋位于墓的中央位置,上下对向。

据介绍,玉璋为我国古代贵族举行朝聘、祭祀和丧葬时所用的礼器。从该牙璋的造型、纹样和做工等,可以肯定当时琢玉技艺的水平已经达到相当精巧细致的程度。

一千二百多件玉器,主要包括玉圭、玉璋、玉戚璧、玉柄形器、玉钺、玉戈、玉斧、玉刀等仪仗用的玉兵器。

 

在二里头博物馆,还有大量先民的生活用具,以陶器为主。三角足罐形鼎、乳状足罐形鼎、深腹罐、圆鼓腹罐、甑等炊器,斜壁平底碗、深盘矮圈足豆、敛口钵、鬲等食器;小口广肩深腹瓮、大口深腹罐和尊等盛储器;敞口大平底盆、敞口深腹盆、圈足盘等。

在有些陶器上,还有刻符文字,与贾湖遗址,后期殷墟等文字一脉相传。

 

出土的一万多件文物,夏都博物馆精选2000多件展示,不少珍贵文物首次亮相。让观众一睹最早中国文明。

公众号:天地史话(微信号:heluoguangy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