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农民挖出国宝,上面铸造33个铭文,解开武王伐纣3000年之谜

 

武王伐纣,是中国历史上开天辟地的一个大事件。当时,周武王姬发与姜子牙率领数万虎贲杀到商朝首都朝歌之外。当时,商朝主力正在讨伐东夷,国都十分空虚。因此,纣王子受被迫武装17万奴隶,出城迎击周军。

陕西农民挖出一国宝,上面铸造33个铭文,解开武王伐纣3000年之谜

 

然而商朝人对待奴隶一向严苛,动辄将他们杀死祭祀祖先和神明。很明显,这些奴隶绝不会为商朝卖命。因此到了战场上,奴隶们倒戈相向,带着周军杀入朝歌,纣王被迫自焚,而500年的大邑商就此灭亡。

为何说武王伐纣是一场开天辟地的事件?这是因为周朝全面改革了商朝残酷的制度,开始重视人的价值,不再进行大规模的人祭活动。可以说,这场战役是一场奴隶的解放运动。

另一方面,商朝的灭亡,代表着周朝礼制文明的建立。以血缘和周礼为纽带,周朝将大小贵族分封到全国,形成了夏君夷民的局面。随后,这些分封的诸侯不断向外扩张,最终连成一片,形成了今天中国的基本版图。可以说,直到今天,中国仍可以看到武王伐纣所带来的影响。正所谓“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陕西农民挖出一国宝,上面铸造33个铭文,解开武王伐纣3000年之谜

 

然而,有一个问题却困扰了中国很久,牧野之战的确切时间到底是什么时候。根据史书,中国有确切纪年的开端,是公元前841年。当年,发生了著名的“国人暴动”时间,周人不满周厉王的暴政,并将之逐走。而国政有周定公和召穆公共同执掌,史称“共和行政”。而共和行政,也是中国确切纪年的开始,从此以后,中华文明的记载就再也没有断绝过。

然而武王伐纣的确切时间在什么时候,大家就不是很清楚了,毕竟年代太久远,很多文献都散失了。同时经历了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以及项羽的火烧咸阳,史料更是所剩无几。因此在编纂历史时,司马迁只能将确切时间追溯到共和行政。再往前推,就无能无力了。

但是早在西汉时期,中国人就通过星相学,推算过武王伐纣的时间,应该是公元前 1122 年。近代学者梁启超则提出公元前 1027 年的说法。日本天文学家新城新藏提出武王伐纣应在公元前 1066 年。此外,还有唐兰的公元前1075 年说、丁山的公元前1029 年说、章鸿钊的公元前 1055年说。据不完全统计,对武王克商的年代至少有 44 种结 论,最早的为公元前 1130 年,最晚的为公元前 1018 年,前后相差 112 年。

陕西农民挖出一国宝,上面铸造33个铭文,解开武王伐纣3000年之谜

 

由此可见,武王克商,到底在何时,已经困扰中国人多年。

但从刘歆以来,时间过了2000多年,事情却发生了转机。1976年,陕西省临潼县一个村民在耕田时,挖出一件精美的铜器。随后,这件事很快报备给了国家,考古专家立即赶到。经过现场检验,此物正是如今中国九大国宝之一——利簋,又名“武王伐纣簋”。

虽然时间过去了3000多年,但是利簋上的铭文仍然隐约可见,最终学者们释读如下:

“武王征商,唯甲子朝,岁鼎,克昏夙有商,辛未,王在阑师,赐有事(右史)利金,用作檀公宝尊彝。”

陕西农民挖出一国宝,上面铸造33个铭文,解开武王伐纣3000年之谜

 

看到这里,学者们发出惊呼声,此物居然是武王伐纣的直接证物,简直是国宝中的国宝。将金文翻译为现代文就是:

“周武王征伐商朝,在甲子日那天早上,天上有岁星的时候,咱们打了大胜仗,一晚上就占领了商的地盘。辛未(8天后),王在管这个地方劳师上次,并将上好的青铜赐给右史,制作了礼器以纪念檀公。”

这里的“有事”其实指的是官名——右史。按照周朝官制,右史在君王身边记事,而这个右史名叫“利”,因此这个簋,也被称为利簋。至于所要纪年的檀公,指的是周朝祖先古公檀父。

除此之外,天文学家还从这短短的33个字中,解读出一个重大信息,那就是牧野之战的确切时间。

陕西农民挖出一国宝,上面铸造33个铭文,解开武王伐纣3000年之谜

 

所谓“岁”,也就是“岁星”——木星的意思。“岁鼎”,也就是木星中天这一现象,这是一个相当特殊的天文现象。经过1996年国家重点项目——夏商周断代工程测算,商周之际的“岁鼎”,大概在公元前1046年。甚至,这个时间还可以精确到天,也就是1月9日。根据当时最先进的碳–14测定,也证明了这一点。

由此,由武王伐纣所引起的,长达2000多年的猜测终于画上了句号。而中国也由此得到了一个世界领先的纪录,那就是信史时间纪录。中国确切的信史时间,由公元前841年推到了公元前1046年。

反观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印度文明,他们没有我们中国人这样异乎寻常的“纪录癖”,导致他们的信史时间始终难以确认。此外,古埃及、印度、巴比伦文字很多都已无法释读,导致信史确认的时间变得更加困难重重。

陕西农民挖出一国宝,上面铸造33个铭文,解开武王伐纣3000年之谜

 

而古希腊文明就太悲惨了,其文明只能追溯到公元前800年,还得加个“约”字。反观中国,即使在利簋研究实现重大突破前,信史时间就是公元前841年。直到公元前499年,希腊才有确切的文字记载。

即便如此,西方学者还曾倨傲地否定中国文明,在甲骨文发现以前,甚至连商朝都不承认,更何况夏朝和三皇五帝时期。而利簋的发现,无疑打了西方学者的脸,狠抽了所谓西方中心主义。

如今利簋存放于中国国家博物馆,是禁止出境展出的文物。因为它不仅仅只是个做工精美的国宝,而且还是一个记录中国重要时间节点的“日历”。它的存在不停地提醒着我们,咱们中华民族的祖先有多么伟大,中华文明有多么源远流长。

陕西农民挖出一国宝,上面铸造33个铭文,解开武王伐纣3000年之谜

 

除了利簋,司母戊鼎、四羊方尊等国宝何尝不是一件“日历”呢?每一件国宝,实际都记录着我们的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