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疯子有多疯?写三份检查执意要打一仗,后来受到毛主席表扬

 

抗战时期,八路军最有名的旅当属于386旅了,黄埔一期一生富有传奇色彩的陈大将领导下,这个旅成了日本人的眼中钉,心头恨。

 

抗战中,386旅还有一任旅长,打仗也是赫赫有名。王近山,外号王疯子。出生于著名的将军县湖北红安,1930年参加红军,从战士、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一直到师长。

386旅成立时,他是772团副团长。抗战中,这个团战绩很大,牺牲也很大,团长叶成焕和丁思林、郭国言、易良品三位营长先后牺牲。1938年,他继任772团团长,1941年太岳纵队成立,他又继任386旅旅长兼军分区司令员。

1943年10月,毛主席在延安电告129师,选派一名得力干将赶赴延安组建新守备旅。刘伯承和徐向前两位元帅都选中了王近山来执行任务,特意交代路上不准恋战!

老上级陈赓不放心,明确指示:原则上集中行动,仅派出小部队进行侧翼掩护,沿途不求战不恋战,全速行军赶路,如果遇到战斗,则力求速战、速决、速离。

 

16团最早是1938年1月由385旅769团1连、5连、10连、2营机枪连和骑兵连组成的129师东进纵队。部队路上还要带部分机关干部,还有家属团,家属团里还有他的夫人韩岫岩和女儿苏红。

10月中旬出发,路上机关干部,家属团分别行动,部队也分成几股,在侧翼保护。22日来到了洪洞县南、北卦地。10月23日,这支部队已到了日战区,晚上在洪洞县宿营,干部和家属行动慢,还没赶上来。

韩略村是临(汾)屯(留)公路上靠近县城的一个村庄,其周围敌人据点密布,处于敌寇统治的核心腹地。然而就在敌人的“王道乐土”上,我们党却组织了民兵武装,打下了良好的群众基础。

时任太岳军区第二军分区16团2营长聂风炎回忆:“当地地下县委向团部反映了一个可靠的情报,临汾的鬼子军官学校,将有一个中队,24日经过这里。”

 

王近山带人去看了一下实际地形,决心在等干部家属队的同时,在这里打一仗。团长和政委提出反对意见,不赞同在敌人统治区作战,影响护送任务。

这回王近山铁了心要打仗,他坚定地说:“日本鬼子的胸膛撞在枪口上,作为一个军人,一个中国人能不打?军人第一职责不能放弃歼敌的机会。你们给我写好一份检讨,是三份,一份给刘司令员,一份给陈赓,一份交给毛主席。现在听我的,就在这里埋伏打一仗!”

王近山布置下任务,派16团政委常祥考率领第1营和3营2个连共5个连以及团直属队保护干部队和家属先通过临屯公路,代理团长袁学凯带1个排和当地民兵,封锁韩略村东侧的炮楼,自己则率领2营3个连和3营1个连共4个连来负责伏击。

10月23日下午,参战的团、营、连干部,化装到韩略村附近仔细侦察了地形,地方干部也迅速动员群众和民兵准备配合部队作战。

 

24日凌晨,参战部队全部进入预定阵地,并用田野的高粱秆、玉米秸进行了掩护。这个阵地位置选的很妙,公路正好在沟底,而且是只能通过一辆卡车的窄道,两边都是好几米高的陡壁。这段窄道延伸约500米,非常适合伏击。缺点是不远处就有一个日军炮楼,而且这里离临汾市区很近。

第九连以一个排的兵力和部分民兵,埋伏在敌人碉堡附近,其余两个排埋伏在村头堵住敌人的去路;第六连在路的另一头埋伏好,等敌人进入埋伏圈后立即扎紧口袋,堵住敌人的回路;四连和五连也分别埋伏在土崖两侧,布成了一个口袋阵。

8时许,临屯公路上尘土飞扬,日军车队出现了。一声令下,我军占据了有利地形,从土崖上投掷手榴弹,轻重机枪也瞄准了敌人。六连集中了近百枚手榴弹一股脑儿地投向了车队尾部,最后两辆汽车瞬间燃起了冲天大火动弹不得,并且完全堵住了后撤的道路。

行进在前面的汽车遇到攻击想掉头后撤,又受地形限制被卡住了。公路上,敌人车队乱作一团,十几辆汽车乱了方向,堵在公路上进退不得。车上的日本鬼子弃车跳出车外,但四面被围,跑不出去,成了瓮中之鳖。

 

这场战斗出其不意,我军占据有利地形,人数上也具有优势,伏击战仅进行了一个小时就结束。被伏击的鬼子有近200人,除了少量逃脱,其余全部被歼,13辆汽车全部被烧毁,缴获重机枪1挺,轻机枪2挺,掷弹筒2具,步枪50余支。而16团伤亡50余人。

王近山不敢恋战,匆匆打扫战场。这支队伍星夜兼程,顺利到达了延安。

事后查明,这次的日寇很不寻常,其成员是日本“支那派遣军步兵学校”第五、六两个中队和其他的一些军官。内有6名联队长、10名少佐,其他人也都是军官(其中并有汪逆伪军代表二人),带队的是服部直臣少将旅团长。

 

毛主席表扬:“早就听说四方面军有个王疯子,敢打没有命令的仗。”

刘伯承评价说:“一人投命,足惧万夫。狭路相逢勇者胜,没有点疯劲,没有不怕死的精神是不行的。这王疯子疯到顶头上了!”

陈赓评价说:这比在战场上打死5万日本兵的意义还大。

 

说来也巧,1943年对太岳的秋季扫荡之后,日军再也没有发动过大规模扫荡。

这一仗,成为王疯子一生中最传奇的一仗。这一仗也成了我军结束反扫荡,反攻日军占领沦陷区的转折点。

公众号:天地史话(微信号:heluoguangy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