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俘获国军省主席,陈毅佯装不知,俘虏却赖着不肯走

省主席是国民党时期一个省的最高长官。抗战时期,我军曾经俘获过一位,没想到俘虏后,对方却赖着不走。

 

1943年春,驻安徽省阜阳、蒙城地区的国民党第31集团军王忡廉部,越津浦铁路进犯我军。与此同时,因日伪军“扫荡”退至淮海地区的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部,也趁机占领泗阳县西北里仁集、陈道口地区。3月中旬,韩德勤率第89军、独立第6旅、保安第3纵队等部4000余人西渡运河,进占新四军淮北抗日根据地中心区青阳镇(今泗洪县城)东北金锁镇、界头集、山子头地区,并令第89军赶赴灵璧县北部,接应王仲廉部东进。

为粉碎王、韩东西对进阴谋,保卫淮北抗日根据地,经规劝韩部无效后,新四军军部遂决定在王、韩两部会合前,首先集中兵力歼击韩部,然后再转兵阻击王部东进。1943年3月14日,新四军四师在大王庄驻地,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研究自卫反击的作战计划和实施步骤。会上,彭雪枫根据时间紧、战线长、困难多的实际情况,提出集中优势兵力,抢在韩德勤、王仲廉两部会合前结束战斗,否则我军将腹背受敌。

3月17日夜,新四军第4师主力在第2、第3师各一部配合下,由第4师师长彭雪枫、政治委员邓子恢统一指挥冒雨对盘踞山子头、盛圩一线的韩部进行自卫反击,至18日上午结束战斗,共歼灭韩军总部及独立第6旅、保安第3纵队等部下官兵1000余人。当时有一段记载:

在一闪一闪的火光中,看见一个 穿长袍的家伙和一些人蜷缩在一起,身边还有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那就是保安第三纵司令王光夏和他的小老婆。他还企图反抗,孙长兴当即开枪射击,将其击毙。这个双手沾满淮北人民鲜血、恶贯满盈、死有余辜的刽子手,终于遭到了应有的惩罚。这时,在屋子墙角还龟缩着一个敌人,早已被我们的枪声吓得魂不附体。这个人就是韩德勤。

 

韩德勤是我军的老对手,老朋友了。

他的叔父是辛亥革命元勋韩恢,他少年时上南京陆军小学,河北陆军学堂速成班,最后河北保定军官学校第六期毕业。在保定学习期间,他与顾祝同是同期、同科、同队的同学,还是是江苏老乡。1918年,韩德勤自保定军官学校毕业,到北洋部队从军,军阀混战中被川军俘虏,又参加川军,官至副团长,团长即刘伯承。1925年,韩在刘伯承劝说下,到广州投奔顾祝同,从此成为顾祝同的亲信助手。

1931年4月,韩德勤任第五十二师师长,围剿红军时全军覆没,被黄公略俘虏。在顾祝同庇护下,后调任第一军第二师副师长。1937年11月,顾祝同接替陈果夫任江苏省政府主席。顾因担任第三战区军职无暇顾及省务,1938年5月,韩德勤代理省主席。

新四军东进江苏,他屡战屡败,几年反顽斗争,手下8万人马损失的差不多了,这次又成了俘虏。

 

怎么处理韩德勤成了个难题,他是国民党省主席,处理不好蒋介石方面会指责我军。韩德勤军事上是个草包,手下已经没有多少力量。如果杀了他,蒋介石可能会派来能力更强的人,反倒对我军不利。

起初,陈毅想佯装不知道,悄悄释放了。3月18日,他在给彭雪枫的文件中,指出:“对韩德勤本人可佯装不知,但应与一部分中上级军官一道优待,一道释放,并严防其自杀和对外自认。”;“对韩俘放事,对内、对外应守秘密”。

彭雪枫在当时也不敢怠慢,就派自己的警卫员照顾他。韩德勤起初怕被杀了,后来看新四军对他优待,想悄悄放他回去,他又不干了。他死活不肯走,还做出吞几十根洋火(火柴)自杀,并且写下遗嘱等行动,并嚷嚷着,让你们陈毅军长来见我。

 

陈毅于是赶到了4师,双方进行了会谈。韩德勤前后考虑,还是想不要把自己被俘虏的事情传出去。我军让他签订了个秘密协定,保证以后不再与我军为敌。

4月1日,我军释放韩的过程十分有意思:

一天早饭后,我们营押着韩德勤及其随从人员出发了,当我们来到泗洪县界集时,韩德勤要求休息喝水,经我们同意后,韩的一个随从端来一碗开水,韩一看是白水,气的一边扔碗一边说: “象药一样,这怎么能喝!”接着又要买白糖、茶叶喝。由于界集老百姓见这个随从是国民党兵都不肯卖给他,无可奈何,韩德勤只好喝了一碗白开水。

休息片刻,我们又踏上了北去的道路,时隔不长,天下起了小雨,韩又要求坐担架。为了尽快把他押送到目的地,我们便做了一副担架,请来了民夫,一直把它抬到宿迁以南陆圩子东南的一个村子。这时,时间已近下午五点,该村就是预定的交接点。

经过双方磋商,我们营依照九连、七连、八连的序列步入移交场地。两军排列,我们营在南,顽军在北,双方都打开了刺刀,子弹也上了枪膛,整个场地鸦雀无声,戒备森严。

随后,顽军拿着一张收条交给了我们,文尾还盖着三十三师的印。我军接收后放人,韩走回队前,刚一站定,便又摆出主席的架势,手里拿着一部分钱,对着我们队列喊道: “孙营长,赏你们一部分钱,慰劳弟兄们!”

 

4月2日,陈毅向我军内部通电:“韩德勤已于昨日(一日)下午送其归队。彼第一步到运河两岸收集旧部,恢复办公。双方成立友好[协]定、抗战文件并照相。详情后告请华中局、军部通知各地,对韩部应采取友好协助态度,对土顽亦宜宽大,只加紧我戒备,停止进攻。”

公众号:天地史话(微信号:heluoguangy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