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反扫荡,杨成武带三个连,四五千群众,遭遇鬼子一个联队

1941年晋察冀反大扫荡,面对易县警备团、110联队,混成2旅三支日军部队,部队被迫分散行动,转战一个多月,多次出现险情。

 

9月26号,军分区政治部、战线剧社等机关在双峰村被鬼子突袭,运气好、腿脚快的人逃了出去,慢一步的就被杀害了。政治部主任朱利带着剩下的人,狂奔到五峰寨,这才躲过了大扫荡。

此时,杨成武正向一个叫大新开沟的地方转移。本来司令部不过三十余人,全是军事干部,十分有利作战,还有三个红军连护卫。沿途到处是鬼子搜山藏不住的干部,碰到杨成武纷纷来投奔,希望能得到保护。杨成武却宣布说,既然聚上了,就不要走开,大家生在一起生,死在一起死!这些人都整好背包,跟随司令部行动,队伍越走人越多。

在赶往大新开沟的路上,前锋部队突然遇敌了。前锋部队是警卫连长吴炎,突然发现前方有一股鬼子正在跟另一批人马激烈交战。他立刻下令集中机枪排所有火力,向日军背后开火,然后发起突击。鬼子没有料到背后杀的一刀,在机枪火网扫射下,鬼子迅速脱离了战场。

吴炎赶紧派人跟对面联系,原来是三分区副司令詹才芳带的机关大队。原来三分区也遭受鬼子扫荡,詹才芳带着军分区机关大队四处转移,实在找不到安全的地方,这才到一分区避避风头,没想到迎头碰上鬼子。

下一步,大家决定分头行动,詹才芳带着三分区的人北上平西。

 

唐县花塔山地势险要,适合藏人,不少后勤机关都隐蔽在那里。更关键的是,花塔山位置十分偏僻,抗战四年来鬼子从没去过那个地方;三九年打死阿部规秀,我军就曾转移到花塔山休整。所以杨成武认为,应该南下花塔山,避过一一零联队的锋芒。

反扫荡开始以后,鬼子通过电台来侦测我军指挥机关。聂荣臻司令发现后,立刻叫停了发报业务,然而也与前线失去了联系。聂荣臻赶紧派一团回援,务必解救杨成武脱险。一团急行军赶回一分区,却未能与他们相遇。

杨成武一行七百余人(五百多警卫,一百多机关干部),星夜向唐县方向赶路,沿途收容的落单干部和难民,保障他们的安全。从大新开沟出发后,他们用了整整十天时间,走山沟过三岔口,翻过玉皇庵,到达一个叫石家庄子的小村,这里有一个后方医院。整个队伍已经从几百人变成了三四千,绝大部分没有战斗能力。

十月五日傍晚,这支队伍赶到花塔山山下,在月光照映下手脚并用,悄无声息地先行爬山。经过一番辛苦,终于来到山顶,此时的情景让杨成武等人目瞪口呆:山下一片篝火,都是正在宿营的鬼子!

 

原来从1940年底开始,鬼子就在筹划这次大扫荡,他们派出特务,高价收买八路军叛变人员,详细研究了整个根据地的地形地图,细致分析以往扫荡失败的原因,并调查了八路军的各个落脚点,大力填补以往没有顾及的盲区。花塔山分布着晋察冀根据地的不少后方机关,这次成了鬼子的重点扫荡地区。

此时,冀察冀军区卫生部、冀中军区供给部等机关都赶了过来,纷纷报告赶来的路被鬼子堵死了!杨成武下令,大家必须隐蔽待命、恢复体力,不许发出一点声响,随时准备突围。

鬼子已经封锁了进出的所有道路,但是一个老百姓报告说,西北角还有一条山谷,或许能从那里突出去。绝境中的那条山谷,叫梯子沟。梯子沟在完县(现顺平县)北面,是一条绵延十多里的山沟,沟口两山夹峙,山势步步升高,象一座天梯,形势十分险要。由于地势低,沟里积满了齐腰深的水,脚下坑坑洼洼,随时可能摔下山崖。

 

十月六日中午十一点开始突围,杨成武带着侦察班、警卫班在前面探路,吴炎率领警卫连跟在后面;完县三区队同卫校的护士火速前往石家庄子,协助伤员撤离,在掩护下突围。

参谋长黄寿发带领胡尚义的侦察连和一团三连抢占梯子沟进口两侧,死也要顶住玉皇庵扑过来的鬼子。只要没有撤退命令、或者卫校的护士们还没走完,两个连就必须打到最后一个人,而打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则轮到黄寿发把自己填进去。

石家庄子的医院已经一片混乱,所有人都知道鬼子要来了,全部忙着匆匆转移。有的伤员直接往自己头上开了一枪,省得拖累别人。一番忙碌之下,大伙连抬带扶,抢在鬼子前面把伤员带出了庄子,直奔梯子沟。

梯子沟十分险要,杨成武带路,拖家带口的老百姓,机关干部,卫校学生和伤员一批批赶到,全在齐腰深的污水里跌跌撞撞地行军,终于走出沟口。又碰到了冀中军区的一个兵工厂,有一百多人也来会合,他终于缓了一口气,让作战科通知后卫的两个连,不要恋战,火速归队。

 

鬼子放弃了追击后卫部队,退了回去,这个的举动让杨成武十分迷惑。虽然不明白对手的用意,杨成武本能地预感到,这个地方并不安全。就地掩埋牺牲战士之后,他决定所有人不要休息,立刻转移到易县的大平地,重新回狼牙山区。他认为110联队到花塔山扫荡,狼牙山地区肯定空虚,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立刻跳出包围圈,赶回一分区。

完县的三区队觉得路途不熟,决定向南转移。白求恩卫校不属于他管辖,还带着大量伤员,不愿意再长途行军,留了下来。

杨成武走了,卫校的师生们缓了一会,也带着伤员出发。当他们走到白银坨的时候,再次耗尽了体力,饥疲交加的队伍不得不停下来,煮点小米饭补充能量,这时远处山头上出现了鬼子兵。原来刚才的鬼子,绕路赶了过来。

鬼子用机枪扫、刺刀挑,开始了疯狂的屠杀,卫校的学员没有枪,大多数人只能用石头砸,或者用脚踢;伤员们则成批惨死在敌人刺刀下,形同人间地狱。

 

一百多卫校师生,五百多医院转移的伤员,冀中军区的后勤部门等总共大概有一千多人,在这里牺牲。血顺着石头缝流到下面的白银湖,晚上老百姓用湖水做饭,有的忍不住嚎啕大哭,因为水里全是一个个凝成的血块!

直到晚年,杨成武还在为这件事自责。无论如何,他已经尽力,掩护了大量跟随的老百姓生还。在这场大扫荡里,他超常发挥了多次,可是战争已经残酷到令人窒息的地步,不允许任何人侥幸一步。

公众号:天地史话(微信号:heluoguangy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